脸上撒芝麻就是烧饼本饼?孙越张云雷回复,粉丝跟着起哄

原标题:脸上撒芝麻就是烧饼本饼?孙越张云雷回复,粉丝跟着起哄

脸上撒芝麻就是烧饼本饼?孙越张云雷回复,粉丝跟着起哄

文丨悠悠闲云

这一场灾难真把好多人都要憋疯了,德云社的演员们估计也不例外。演出已经取消了好几场,特别是今年的开箱演出,如今德云社的最隆重最大型的商演应该就是一年中的开箱封箱和纲丝节。对德云社的演员们来说,估计从德云社有商演开始,肯定没集体休息过这么长时间。不过如今德云社的演员们几乎都是自带喜感型的,居家的日子应该比普通人更欢乐点,他们应该比普通人更容易找到乐子。

不能不说的是德云社演员们的日常都是意想不到的梗。本身德云社演员们的名字都是按照家谱上的“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来的,所以进了德云社之后,基本都会改个名字。在德云社的艺名反倒比本名更响亮,就如岳云鹏的本名“岳龙刚”好多人也是才知道。有个例外就是“烧饼”,郭德纲曾经在某娱乐节目中说到烧饼的由来。说他本名叫朱建峰,到了德云社改朱云峰。

还说他小时候脸挺精致,就是一脸的雀斑,烧饼自侃说是雀斑上长了个脸。本身是开玩笑的叫烧饼,谁知道就叫火了,说现在连烧饼他妈叫他也是“我家烧饼”。确实是,感觉烧饼还真就是靠着名字走火。估计也是在家憋的了,11号烧饼在网上发了两张自拍照:烧饼本饼 ,躲在家里不粗门!看着烧饼的自拍,隔着屏幕粉丝密集恐惧症都犯了!看大图更是各种的阴影!

孙越回了一句:我都想出门骂街去了……粉丝开始起哄,支持孙越打电话骂!烧饼本饼的意思就像是撒了一脸的芝麻,粉丝不止是密集恐惧症,更是强迫症都犯了:直接想把他脸上的芝麻给抠了!要不粉丝直接在评论区各种p图,直接把脸上的芝麻给p掉了!这么看倒是像他说的那样:雀斑上长了个脸啊!有粉丝更狠:我也想,我特么看了一眼差点把手机掉脸上,密集恐惧症真不是吹的!

德云社不少的演员都是很小就进了德云社,烧饼,张云雷等等都是。男孩子在一起肯定少不了打打闹闹,小时候的打打闹闹拼的都是力气,长大之后可能都成了很美好的回忆。于是在看着烧饼发的魔性自拍,应该是想到小时候彼此之间的各种恶作剧。于是张云雷也跟着感叹了一声:感觉回到了咱俩小时侯!不过看张云雷的回复就能想到德云社整个就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师兄弟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受到粉丝们的影响。

倒是有些唯粉,总是在各种的折腾,就是想影响德云社的团结。这次烧饼超曹鹤阳还和孟鹤堂周九良一直参加了“欢乐喜剧人”,两组搭档都是无压力晋级。在前面的几期中,德云社已经有不少的搭档参加过,岳云鹏参加之后还拿到冠军,上春晚。应该说,能登上这个舞台,本身就是种成功,今后应该也是前途无量,虽然烧饼在“喜剧人”也自侃自己是德云社七八线的相声演员,因为他们出场时间有点晚不少观众已经等了两期了。

这次看烧饼也是真够皮的,这么“损”的招儿都能想出来,之后自己都说:看完我之后瞬间不想出门了!果然是,这么出门遇到这样的一张脸肯定能被吓一跟头,只能说德云社的演员是真会玩,师兄弟们还能一起疯不说,粉丝们跟着起哄!不过说真的,就德云社的粉丝们来说,真的是久违了德云社的相声!德云社的商演暂时是不能现场观看了,还好有“欢乐喜剧人”,只是一周一期的速度也挺让人着急。

“欢乐喜剧人”是郭德纲坐镇,于是每次德云社的演员参加都会有黑幕说:郭德纲和德云社的段子里也毫不避讳的当成了一个梗。不过就这季“欢乐喜剧人”来看,也就是相声还能看,不止是德云社的相声,还有一对搭档是金霏和陈曦,目前都已经晋级。有些看似大牌的喜剧人,各种尴尬,还有一对星二代,简直能尬出天际。

起码目前德云社的两对相声组合以及德云社之外的那对相声组合起码带个观众的是欢乐,就算是有些已经晋级的喜剧人几乎都在玩煽情,和喜剧的距离也越来越远。感觉都已经脱离了喜剧的内核,如今看不是德云社相声有多强,更不是说“喜剧人”有黑幕,实在是太多的喜剧人不争气!

猜你喜欢

《欢乐喜剧人》参赛选手争议不断,网友:现在什么样的才是喜剧?

《欢乐喜剧人》的争论不仅在于观众,而且在于参赛的演员,因为他们有不同的观点,他们一直都是争议不断。最后,白凯南、张霜剑、张浩晋级了,其他人遗憾离开喜剧人的舞台。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应该明白,不看僧面看佛是很多…

2020-02-19

欢乐喜剧人现“李诚儒式”毒舌点评,选手耿直发言,网友有赞有弹

在上一期比赛也就是晋级十强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喜剧大咖的孩子、徒弟纷纷遭淘汰,被出局。 郭阳大概的意思就是,来喜是影视演员,演舞台喜剧的时候比较费劲。 但郭阳坚持自己的观点说,我就这么说,他(…

2020-02-18

胡歌喊话疫线“护士老婆”:名字暂借你了

2月16日,胡歌转发一线护士曾萍的微博,说“你是最美小光头,名字暂借你”。曾萍说,当日有病人出院很开心,就在防护服写了上“胡歌老婆”并发了微博,没想到被回复了。…

2020-02-17

潘长江女儿巩汉林儿子、冯巩徒弟、梁天学生遭淘汰,做喜剧不容易

再加上在第一期节目就被淘汰的宋宁(冯巩老师的徒弟),至此,来自喜剧相声小品大咖冯巩、梁天、潘长江、巩汉林老师们的弟子、学生、孩子纷纷在欢乐喜剧人中被淘汰。 宋宁是冯巩老师的相声门弟子,也是老喜剧…

2020-02-17

喜剧大咖,却陪着徒弟来喜在“喜剧人6”一日游,可惜了梁天

这次还是带着师父梁天当助演,已经走过四期的“喜剧人”,梁天应该是目前舞台上最大腕的喜剧大咖了,他的身份完全可以是类似喜剧舞台上的评审和导师。梁天也说了,希望来喜这次能晋级,后面他应该还会助演。能和徒…

2020-02-17